武汉周边地区抗疫观察:抖音拜年疫区来的被拦

  据湖北省卫健委消息,截至2020年1月24日24时,湖北省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729例(其中武汉市572例、十堰市5例、宜昌市1例、鄂州市1例、荆门市21例、孝感市26例、荆州市10例、黄冈市64例、随州市5例、恩施州11 例、仙桃市10例、天门市3例)。

  在湖北其他城市与武汉周边农村,市民从“不可能那么吓人吧”的怀疑中,慢慢紧张起来,抢购药品食物、抖音拜年、劝退亲戚成为他们今年的过年方式。

  1月25日,农历大年初一。张登峰6点半醒来,第一件事情就是摸到枕边的手机,打开微信朋友圈和APP,查看疫情方面的消息。

  “春节不回武汉,是我这些年来做出的最明智的选择之一。”他说。40多岁的张登峰是武汉人,在湖北十堰工作,但父母和兄弟姐妹都还在武汉。今年春节,张登峰原本也是打算回武汉的,带着家人开车走高速,也就五六个小时。

  1月21日晚上,张登峰临时决定取消行程。这天上午他看到新闻,看到专家钟南山建议市民出门戴口罩,他觉得还是应该预防,就去药店问有没有口罩卖。

  营业员很干脆地对他说:“卖光了。”他追问,“何时有货?”那位营业员让他留下电话,说估计第二天会有,到了打他电话。但是,等了几天,还是没有接到这家药店的电话。他连跑了三四家药店,都被告知口罩卖光了。张登峰原本是个不信邪的人,这时觉得情况有些严重,心里开始不安起来。

  张登峰在十堰的同事和朋友,纷纷劝他不要回武汉过年。甚至有人对他说:“莫回去,你回去了说不定就回不来了,被隔离!”

  尽管不回去了,张登峰还是不敢大意。第二天上午,他又来到小区附近一家药店卖口罩,均被告知断货。这一次,店员依旧让他留下电话号码。他对买口罩已经不抱希望了,没想到晚上10点多钟接到药店电话说口罩到了。他立即下楼,看到药店里进回了一大箱。口罩5个一包,每包25块钱。一个女孩掏出手机,翻出一个页面,对女店员说:“我刚查了,你这不是N95的。”女店员犹豫了几秒钟,“这是质量好的,是贵一些。” 张登峰心想,这时候有口罩就不错了。第二天,他觉得口罩买少了,又去这家药店。“每次到货都是几百个,半个小时甚至只要10分钟,就卖空了。”女店员说。

  之后的几天时间里,武汉疫情一天一个变化。23日,张登峰听说武汉封城,执意带着妻子到超市采购米面果蔬。妻子不解,“买那么多干嘛?”张登峰说:“万一十堰也封城了呢?”妻子不相信,说:“不可能那么吓人吧。”“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紧接着,临近武汉的黄冈、鄂州等市先后宣告封城。1月24日,大年三十的当天,十堰也宣布客运班车次日凌晨全部停运,并且公交车当天晚上也全停了。

  除夕当天上午,张登峰在十堰的一位亲戚在群里率先发出倡议:“今年的三十就不参加家庭聚会了,希望亲朋好友们能谅解!在疫情面前,割舍短暂的亲情就是最好的亲情!并祈祷亲人和朋友们平安健康快乐过新年!”

  亲戚的提议得到了亲友们的一致响应。随后大家商议,过年时的拜年也取消,都各自待在家里最稳妥。所以,除夕这天,张登峰哪里都没去,自己做了几个菜,一家三口吃年饭。

  大年初一,张登峰一家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老婆孩子甚至睡到快中午了才起床。张登峰本人则是上网看新闻和刷朋友圈消磨时间。他所在的湖北十堰,口罩、消毒液等在很多药店早已脱销。一个口罩最高卖到30元,拿钱都很难买到。

  到了上午十点多钟,张登峰一家通过网络得知十堰最大的人民商场和寿康华悦城都临时宣布歇业了。他一个朋友还发朋友圈,说小区旁边一家超市,青菜都被抢光了。这时,妻子才觉得他提前囤积物资并不是“大惊小怪”。

  上午11点多钟,张登峰接到一个电线多岁的亲戚,执意要到他家给他拜年。张登峰好说歹说,总算劝退了这位亲戚。

  1月24日下午,十堰市政府举行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公布截至1月23日24时,十堰市确诊1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病例,疑似21例,无死亡病例报告。

  徐家村是武汉市新洲区的一个村庄。这个村子位于武汉东北角,和黄冈市红安县毗邻。30多岁的徐峰是徐家大湾的村民,一直在外从事装修。农历小年,他带着老婆孩子回到了村里。

  往年阴历腊月二十之后,村里就有很多回来的村民,聚在一起打麻将。今年春节,由于受疫情影响,基本上没有人敢打牌了。

  大年三十的中午,村干部就拿着印刷的通知到每家每户逐一交代,要求不要串门,屋里有回来的亲戚不要出来,外面的亲戚也不要回。甚至还安排了专人,拿着一个锣,在村里边走边敲,大声喊道:“各家各户,都听着:莫出门拜年,都在屋里呆着,外头的亲戚莫让回来……”

  至于口罩,几天前就有城里的亲戚打电话回,让他们戴。但是,农村老人大多都不当回事。别说拿钱去买,就是有人买了给他们,他们都不会戴。甚至有一些老人,嫌口罩碍事,接过来随手就扔了。等引起重视后,再想戴口罩,已经难得买到了。

  按照当地习俗,大年初一凌晨五六点,村里人都会早早起床,到村里各家各户串门作揖。但是今年,徐家大湾和附近村庄的这种习俗一律取消。上午9点,徐峰还躺在被窝里,媳妇孩子也都还没起床。“起来做么事咧?又不能出去,也不用去拜年!”

  大年三十的晚上,徐峰用手机特意录制了一段十几秒的抖音拜年视频。12点一过,他就开始通过微信发给亲朋好友。视频很短,“什么都不用多说,谁都晓得,都理解!”徐峰说。

  徐峰的父亲已经七十多岁了,大年三十这天,他在外工作的几个侄儿、侄女都打回来了电话,说今年过年不回来给他拜年了,让他多担待。一个侄儿还特意让他去多买一些粮食放在屋里。老人家半信半疑,不过还是让儿子去买了两蛇皮袋子大米搬回了家。

  这一天,徐峰一家三代几口人都在家里看电视。中午12点多钟,徐峰忍不住,出门在村里转了一圈,基本上看不到什么人,零星几位村民,也都带着口罩。

  25日上午8点多钟,蔡大强还没起床,躺在床上一条条回复朋友们的祝福短信。40多岁的蔡大强是湖北麻城市一家单位的员工,大年三十的上午,他从城区回到了白果镇的老家。和湖北绝大多数城市一样,麻城的公交车当天也停了,街上冷冷清清的。

  麻城已经发布公告:24日11时起,麻城市区公交、长途客运、农村班线、出租车一律暂停运营;麻城站、麻城北站离开麻城通道暂时关闭。

  蔡大强有些庆幸,因为他在本地。麻城一些村子,已经对进出的道路安排了专人把守甚至封路,禁止外人和车辆进出,特别是从武汉回的人和车。甚至有村子,用泥土把进村的村道隔断了。

  蔡大强同事的小孩徐志,在武汉打工。前几天,徐志赶在武汉封城之前回到了麻城,进村时,被拦在了村外。“对不起,现在人不能回,特别是武汉回来的!”把守的村民六亲不认。徐志好话说尽,恨不得跪地磕头,“没得用”。最终,他只得去镇上住宾馆,进行自我隔离,排查防控完毕后方可进村。

  “我的儿子现在不仅是不能回家过年,连武汉也回不去了。”蔡大强的同事着急得不行。“那你说么办咧?只能这样搞!只有人口不流动,才能有效组织病毒传染。”蔡大强很同情同事,但觉得这是最好的办法。

  如果在以往,蔡大强和家人早就该起床忙碌了。然而上午9点多他还在被窝里。“蜗居——待在屋里,哪里都莫去。”他说。

  之前,蔡大强单位准备2月4日团拜。不用说,团拜取消了。单位何时上班,也得等通知。

  不过,蔡大强和张登峰、徐峰对严密的防范措施是非常赞成的。“人的命大于一切嘛,别的都是小事!”蔡大强说。至于何时上班、开工乃至出门以及拜年,他们还在等待中。